5.0

2022-09-02发布:

欧美高清无套内谢【武林】【完】

精彩内容:

羅驚天回到了密室,又仔細的端詳起圖決來。一邊看著這張不全的太極圖,一邊想著羅曼丹說過的話,忽然,他面露喜色,繼而仰天長嘯起來,良久不停。

  他終于明白了,明白這張圖的含義了。

  但,接著他又開始眉頭緊鎖,似乎有什幺難解之事。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等到他出關時,已經是叁天以後了。他面帶笑容地走在通向正院的走廊上,畢竟能參悟圖決可謂是一大喜事,只是他的笑容有些邪異,特別是他的眼睛,發出了令人心寒的寒光。

  當他來到花園時,正好遇到了他母親的貼身婢女——小桃,他母親共有四個貼身婢女,據說是外婆送的,叁年前來到了羅家。其中,最是母親心腹的,就是小桃。但在一年前,他便把小桃等四人全部收服了。小桃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羅驚天了,猛地一見不禁又驚又喜,趕快上前行禮,還未說話,卻已被羅驚天一把抱起,走到了小湖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雖然知道這個公子行事任性,不管不顧,但大白天的在湖邊做這種事,小桃未免心中忐忑。但一想到那被公子寵幸,欲仙欲死的感覺,立刻便覺欲火燒身,也就開始把自己的衣服剝下來,沒幾下,兩個人既坦然相對。

  羅驚天的巨大肉棒已經雄赳赳的勃起,龜頭已經漲的紫紅發亮。小桃一見,不禁欣喜若狂,便要用嘴伺候,卻不料羅驚天一下將她按倒在湖邊的草地上,毫無前戲的將那金剛似的雞巴插入了她的小洞中,也不管她是否適應了,便全力的搗了起來。

  起初幾下小桃頗有些不適應,感覺下面像是撕裂了一般,畢竟雖然服侍過羅驚天,但有幾個月沒有插過穴了。等到血液運行開後,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實異常的性福感,她也不顧大白天被誰看到了,發聲浪叫起來,已抒發自己的快感。

  「啊……啊……啊…呀…公子,好公子,插死婢子了,啊……」

  「好,我就插死你,成全了你!!」羅驚天非但沒有憐惜,反倒是奮力征伐。

  「哈……哈…婢子快活死了,讓婢子死吧…不行了啊……」正當小桃欲仙欲死時,突然羅驚天開口問道:「你陰葵教就是這幺沒用嗎?」一言既出,小桃立刻被變得清醒了,但一時不知怎幺回答,只好說道:「婢子不知公子說的什幺陰葵教,公子是開玩笑吧?」嘴裏這幺說,但提溜亂轉的眼睛表明,她在撒謊。

  羅驚天證實了那天父親的話,但他依然一邊不疾不徐的做著動作,一邊問道:「我娘就是陰葵教教主吳依依,我外婆就是她師傅,當年的毒手貴妃林雨情,對嗎?」小桃的騷穴被他插得舒爽異常,但總是不盡興,而他的提問也是讓她難以招架,一時也不明白這個平時只是善于床第功夫的公子,怎幺會知道的這幺清楚。

  她只好小心的答道:「婢子是下人,是小時候被賣到夫人娘家的,公子說得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婢子真的不知道,求公子快賞婢子個痛快吧!」

  「哼!你們就是來我家中,幫我娘掌控羅家的,以爲我不知道?不說實話,好,我讓你痛快!」說罷,他運起了天罡采陰心法,經過這些時日的修煉,他的心法已經達到第六重中級了,比之羅洪林也不惶多讓。他那本就粗的過人的大雞巴經真氣崔發,立刻又膨脹了起來,而且,還從龜頭頂端的馬眼處發出了一股炙熱的真氣,刺激的小桃發出了不知死活的淫叫。   「啊…啊…公子,你真狠心呀……真死了!!」嘴裏說著死了,肥嫩的屁股卻迎合的向上擡起,來迎接著羅驚天的轟擊。

  陰葵教中人多數是女子,少有幾個男人也是供女弟子練功淫樂用,而陰葵教的武功均以采陽補陰爲基礎,所以教中女弟子的媚功自然厲害。但羅驚天天賦過人,又有奇遇,是以能讓小桃等幾個欲仙欲死,而他不獨沒有損失,反倒是得到不少少女真陰。平日裏,他和女子交合,幾乎不用采陰心法,只是在女子泄身時采捕一下,畢竟他是爲了享樂,即便是和羅曼丹,也只是在最後才用心法和她雙修。

  但今天他卻是證實了父親那天在自己要入關時所說的話並非虛言,而身下的女子則是他能否拯救羅家,進而可以爭雄江湖的重要助理,所以,他使出了全部壓箱床技,將功力發揮到極致,他要徹底征服這個女子。但小桃的媚功也不是吃素的,一時間兩人拼的是難解難分。只見,羅驚天雙臂從小桃身後將她環繞,使她的雙乳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胸上,下面毫不停息的繼續著攻擊小桃的嫩穴,猛地,抱住她向湖邊一滾。

  小桃不禁更精狂的叫了幾聲,「呀…公子,你好壞,啊…怎幺到水裏了?呀…」原來羅驚天抱著她一翻滾,竟然是到了湖水中了。這個小湖乃是天然形成,後來隨這片地一起被羅家買下,是以,不像人工開挖的湖那樣會突然進入深水,而是由淺及深,靠近岸邊的水並不深。

  羅驚天將小桃放到水裏,水正好沒過她的嫩穴,跟著,羅驚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地插了起來。就像是一頭發瘋的野獸,瘋狂的幹著身下的小桃。小桃也不示弱,運起媚功配合著。在水的作用下,羅驚天每次抽插都帶給小桃極大刺激。

  就這樣,兩個人做了快兩個時辰了,由正午一直做到了下午。

  小桃終究是血肉之體,不及羅驚天之天授異能。她已經泄了五六次了,每次都失去知覺,每次又都是被幹醒,她開口求饒了:「公子…饒了婢子吧,婢子是下人,管不了主人的事的。」聲若遊絲,但羅驚天卻充耳未聞,繼續插弄。直到小桃又暈了過去,他似乎是覺得差不多了。也不拔出雞巴,讓雞巴繼續留在小桃體內,雙手從小桃身後將其抄起,抱到了一塊比周圍鼓出了一些的草地上,將小桃肥嫩的屁股放在了鼓起的地方,這樣,他插幹起來就更容易發力了。

  他將小桃的雙手按在了她頭的兩側,跟著又將已經自己巨大的肉棒向上一提,只留龜頭在穴內,突地又插入了去,小桃被這一插弄醒了。她勉力睜開雙眼,見羅驚天又開始了征伐,不禁膽戰心驚,求饒道:「公子,饒了婢子吧,啊…啊…婢子全說了,呀……」最後這一聲叫的頗爲淒慘,但羅驚天不光沒有因爲她求饒而停下來,反倒是更加拼命的將大雞巴插入淫穴中。小桃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她已經沒力氣叫了,她的下體已經淫液泛濫成災,但她還是疼痛異常,因爲那裏已經被羅驚天插得像個饅頭似的了。

  漸漸的,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最後的力量被開采出來了,她的腰身拼命的向上迎擊著羅驚天的沖擊,似乎他的雞巴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的使命就是去迎奉著自己的歸宿一樣。突然,小桃「啊……」的一聲直沖九天的長鳴,跟著,她四肢失去意識的抽動彈起,身體也拼命扭動,似乎要把自己從地上彈起來似的。

  羅驚天知道關鍵時刻到了,用力將她按在了地上,大雞巴更加瘋狂的沖擊著她的騷穴,龜頭撞擊著小桃的陰關,就這樣,羅驚天感覺小桃身體猛地一彈,跟著就僵在了那裏,忙將自己的雞巴猛地插向了穴內最深處,龜頭一下就將陰關叩開,頓時元陰泉湧而出。

  羅驚天趕忙運功,吸了起來,大約足有一炷香的時間,羅驚天感覺她的陰關內已經空空如也,便又挺動了幾下雞巴待一陣快意襲來放開了自己的精關,將一股炙熱的元陽和著黃濁的精液,射入了小桃的陰關。經陽精一燙,小桃的陰關自動將元陽收入關中,並自動閉合。羅驚天知道,經此一次後,這小桃便只是自己的性奴了,只會對自己俯首帖耳,因爲她的陰關內已經被替換成自己的元陽了。

  但除了對自己絕對服從外,別人卻是看不出什幺來。

  過了許久,小桃悠悠醒來,她只覺得渾身乏力,似乎連手指都沒力氣動一下了。她「哦」的一聲低吟,感覺著下體依然充實異常,知道羅驚天並沒有將雞巴拔出,便幽怨地說,「公子真狠心,婢子已經求饒了,還不放過婢子。」說著,眼淚似要湧出一般,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讓人見了都不禁産生憐惜之情。

  但羅驚天卻知道,她這是用了媚功,但別說自己已經將自己的陽元注入了她的陰關之內,已先天上可以控制她了,就算是以前,以自己的功力,亦不會被他迷惑,畢竟兩人功力相差太大了。見到她還想和自己動心眼,羅驚天稍一動自己的真元之氣,小桃立刻心生感應,雙眼含情脈脈的看著羅驚天,輕輕的叫了聲:「主人,婢子知錯了,請主人責罰!」羅驚天見控制成功,心中一喜,對她說道:「用你的心法修補你的陰關,我幫你,快!」小桃立刻依言而行。不一刻,「好了,婢子謝主人,婢子的功力依然大增了!」她興奮的道。

  羅驚天從她穴裏拔出自己的大肉棒,發出了啵的一聲,見到那令自己神魂顛倒的物事還是濕淋淋的,小桃自動將檀口湊到了跟前,細心的爲他清潔著。

  羅驚天眯著眼,躺在草地上,享受著令人心醉的服務。突然,他開口問道,「我娘武功到底如何?你們對羅家掌控了多少?」突然被主人一問,小桃略有遲疑,但很快就回答:「教主的武功實際上並不及老爺,與主人入關前基本就是伯仲之間,但教主在叁年前和老爺行房時暗算了老爺,使老爺的武功有了個缺陷,並且被教主克制。置于對天運門的控制,除了我們四個人原本是教中派來支援教主的外,運河路的十個分壇中有叁個是教主安排的,長江一線二十二個分壇有十七個是教主的人,運河陸路十二分壇則有八個是教主的手下。還有其他幾個外莊的莊主管事,也幾乎都是被教主掌控了。如不出意外,年內,所有天運門的外圍産業都會被調換完畢了。」

  她此時已徹底被羅驚天控制,自是不會說謊,羅驚天不禁倒吸了口冷氣,暗想:幸好有天相助,不然別說爭雄天下,只怕能不能保命都難說。他這也不是過濾,雖說羅洪林告訴他,他是吳霞兒親生,但以陰葵教的一貫作風,只要是阻礙她們行事的人,是六親不認殺無赦的。

  他忽又問小桃:「我娘是陰葵教主,可爲什幺有時候江湖上陰葵教主興風作浪時,我娘卻在家中呢?」

  小桃回道:「因爲教主是對孿生姊妹,互相掩護,主人的母親是大教主,本名吳依依,在江湖上不少人都知道這個名字,但二教主叫吳愛愛這就除了教中的幾個重要人物外,沒幾個人知道了。」

  「那現在在家中的是哪個?」

  「正是主人的母親,大教主。」聽到這裏,羅驚天不禁思索起來,畢竟他沒想到形勢發展的這樣快,現在整個天運門的大半勢力都被母親控制了,而自己剛要入關時,父親還說大部分實力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究竟是父親當時沒說實話,怕自己受影響,還是因爲自己這段時間隨不時出關,但卻沒過問過家中之事,權利被奪父親卻來不及告訴自己?一時間難以想通,但他現在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趕快行動。

  他正思索著,小桃自己卻主動告訴他:「主人,還有一事你應該還不知道,就是洛陽所謂的教主的母親就是教主的師傅,林雨情!」聽了這話,羅驚天心中更是著急,必須立刻行動了。

  他命小桃穿好衣服,然後,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小桃一邊點頭,卻又皺著眉頭,似乎不明白羅驚天的所圖。聽完吩咐,小桃去辦事了,而他則穿好衣服,徑直向羅曼丹閨房走去。

  自從那日和羅驚天分手後,羅曼丹一直在自己的房裏,很少出房門。若說開始她和羅驚天通奸是因爲天罡心法的吸引,而難以自制,那幺,後來成天只想著弟弟,則只能是動了真情,且用情甚深了。她正在回想著弟弟出神,忽地有人敲門,不禁嚇了一跳,問道:「誰呀?」

  「我!」一句普通的答語,于她卻宛似天籁之聲,她飛快的到了門邊,打開了門,只見門外長身玉立著一個男子,正在用可觀人心的眼睛盯著她看。不是羅驚天是誰?她情不自禁的撲到了自己時刻思念的情郎,自己的親弟弟身上。而羅驚天也一把將她抱起,並激烈的和她對吻著,一邊朝屋裏走,一邊用腳將房門關上。

  兩人來到牙床之上,默契的互相撕扯對方的衣服,連脫衣解帶都嫌麻煩,直接把衣服撕了下來。當兩人坦誠相對後,互相對視了一下,跟著就滾到了一起,開始了舍生忘死的交戰。帷帳不知被誰碰了下來,使人看不清裏面的情形,但激烈晃動的牙床,裏面發出的聲音,使人們很容易聯想到帷帳內的風情。特別是聲音,羅曼丹毫不顧忌的淫叫,羅驚天每次抽插發出的聲響聽見的人心動不已,即使是躲在了房子外面,也聽得十分清楚,這可就苦了外面的聽衆。

  在羅曼丹的閨房外,兩個身穿夜行衣的女人正在偷聽,爲什幺知道她們是女人?因爲夜行衣爲了行動靈便而做的十分貼身,但這也就顯出了她們凹凸的身段。

  本來她們是想聽些有價值的東西的,但卻聽了這香豔的一場床戲,這床戲之精彩激烈,使她們感覺欲火焚身,幾乎要立刻找個男人來熄滅自己的欲念,偏又怕聽不到裏面會說出什幺她們需要的東西,不敢離開。

  過了好一會兒,她們實在忍受不了了,前一個身高不輸于一般男人的黑衣人,打了個離開的手勢,後面較爲嬌小也跟著離開了。她們進到了一間屋子裏,不一會屋裏長起了燈,兩個黑影坐了下來,原來,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陰葵教主吳依依和小桃。兩人臉上的紅暈還沒完全退卻,吳依依問道:「你說天兒告訴你他參透圖決了?此話當真,你可知他不是說謊?」她本想試試能否偷聽到關于全功圖決的只言片語,卻沒想到弄得自己被掉在空中似的,不禁懷疑是不是羅驚天故意騙小桃,才有此一問。

  小桃卻說:「教主明鑒,少爺雖說是行事出人意料,但對武功卻是十分認真的,婢子沒聽他用武功說過慌。而且,他明天就應當去禀告羅洪林,自然不會用謊話給自己找麻煩的。」聽小桃說的有理吳依依也沒有在細想,卻說道:「若是早日從他嘴中得到圖決,那我的武功當會大進,到時稱霸武林也不是難事了。不過,我姊妹辛苦打理,最後卻是師傅得好處,你說我該怎幺做呀?」不提防她有此一問,但小桃還是很快反應過來,答道:「婢子姐妹是聖主派來供教主差遣的,但教主對婢子等恩比天高,婢子當唯教主之命是從。」畢竟她除了對羅驚天完全順從外,腦子還是正常的,既然吳依依這幺問她,必然是要借助林雨情之力,自己稱霸武林,她當然知道該怎幺回答。

  吳依依對她的回答也還算滿意,「好,將來有好處少不了你的!明天你就去陸管事那裏一趟,我已吩咐他將金陵七家錢莊的生意交你打理了。」

  「婢子謝夫人恩典!」小桃似乎是喜出望外,畢竟金陵的七家錢莊可都是日進鬥金呀。「還有一事婢子不知當不當講!」她爲表忠心似的說。

  「只要你覺得有問題就講吧!」吳依依也想看看她到底有沒有過人之處,到底能否幫自己大忙。

  但小桃似乎面有難色,支支吾吾半天,「只是……只是……事關少爺的心事,婢子也是無意中聽到的,而且,和夫人有關,嗯……這個……」

  「什幺這個那個的,說!算你無罪。」

  「是,婢子就說了。」見吳依依這幺說,小桃似乎也下定決心了似的,她看了看周圍,像是怕別人聽到,其實若周圍輕易出現不該出現的人,她們也不會在此停歇了。

  但見她這樣小心,吳依依的好奇心增加不少,「快說,別神神秘秘的!」

  「是,夫人容禀,上次公子出關時,直接去了大小姐的房間,這夫人是知道的。夫人還吩咐婢子去探聽。」她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婢子當時聽到公子說尚未參悟圖決後,就像馬上離開禀告夫人,但正要離開時,婢子卻聽公子和大小姐提到了夫人,婢子不知他們會對夫人有什幺舉動,就繼續偷聽。」說罷看看吳依依,見其露出關注之色,就接著道:「大小姐問公子,爲什幺總覺得公子看夫人的眼神總是色眯眯的?而且,每當夫人轉身不注意時,公子總是叮囑夫人的…屁股看。」

  「胡說!這個瘋丫頭,天兒再無法無天總不會對我這當娘的動這心思,我看是這丫頭自己和弟弟亂倫偷情被撞破後,胡思亂想的。」雖說陰葵教女子揭淫蕩無恥,但這種母子之事她還是頗有顧忌的,所以聽小桃這樣說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見小桃被自己嚇得不敢說話便又說道:「接著說吧,我不是對你!」

  「是!」小桃見她雖是動怒,但臉上的神態卻似乎頗爲動情,于是接著說:「婢子也以爲是小姐瞎猜的,但沒想到少爺卻沒否認,還告訴小姐,他不光是對夫人動歪心思,而且他還要將夫人和大小姐二小姐一起娶了,還要一起同床大被,還要……」

  「好了,接著說別的,還有什幺吧!」吳依依臉上越聽越紅,實在沒辦法,只好打斷了小桃的敘述,但她心裏卻癢癢地,連她自己也覺得奇怪,畢竟她可謂是久經「沙場」,別說幾句不著邊際地話,就是真槍實彈的搞起來,能讓她滿足的也不多,可就是這幾句話,硬是害的她下面竟然濕漉漉地,有些不能自已了。

  爲免當場出醜,才趕緊讓小桃說別的。

  但饒是如此,小桃還是看出來了端倪,于是說道:「後來,婢子覺得他們沒想對夫人怎幺樣,所以就離開了。」聽完這些,吳依依心中可謂十分異樣,至于爲什幺,她自己也不清楚,但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小桃已經是她兒子羅驚天地人,這些話都是羅驚天教她說的,而她更想不到的是她的親生兒子正要對她下手了!

欧美高清无套内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