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播放英雄难过美人关

精彩内容: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明】楊慎《臨江仙》


              第一章  祝壽

  立秋剛過,半月裏紛紛揚揚接連下了叁場秋雨,安慶城內煩燥悶熱的暑意一
下子消退了不少。

  天方破曉,名劍山莊的大總管魏金時一早便起了身,隨之被喊醒的還有十幾
個睡眼朦胧的莊丁男僕。在魏大總管的東差西遣、呼叁喝四之下,山莊上下一時
間便忙碌開來。

  這日是名劍山莊莊主姜昌榮的六十歲壽誕,山莊上下披紅挂綠、張燈結綵,
頗有一番喜慶景象。巳時未到,山道上便有客人陸續前來,候在山門前迎客的盛
華飛和方學漸自然少不了一番熱絡客套。一旦迎入廳堂,便有專職的莊丁奉茶侍
候去了。

  姜昌榮膝下無兒無女,一生共收了六個弟子。

  大弟子周成,十年前出師,早就成家立業,現在是安慶府衙役的總班頭。

  二弟子蔣知貴,天性樂觀豪爽,不拘小節,現在是廬州府(今合肥)虎威镖
局的當紅镖頭。

  叁弟子盛華飛今年二十四歲,個性堅毅,行事果斷,再加其父是安慶城中有
名的富商,平時也懂得多加孝敬,故甚得姜昌榮欣賞。

  四弟子夏聖良生性孤傲冷僻,平時沉默寡言,練功雖勤卻不爲姜昌榮所喜。

  五弟子傅冰燕,今年已是一十有八,是山莊中唯一的女弟子,一副鵝蛋臉生
的清秀絕俗,又兼性子端莊溫柔,當真一個人見人愛的妙齡佳人。

  六弟子方學漸,上個月才滿十六歲,去年由桐城昭明寺晦覺禅師推薦,拜入
名劍山莊。

  一個月前,姜昌榮就私下放言出來,想趁這次六十大壽之際,考較一下幾個
弟子的武功,順便確定下一任莊主的人選。其實,這六大弟子中,能參加比試的
也不過盛飛華、夏聖良和方學漸叁人。方學漸入門不過一年,所學有限,無心也
無力爭奪這莊主之位,這比武就成了盛飛華和夏聖良兩人之間的較量。看姜昌榮
平時的厚此薄彼,未來的莊主人選其實人人心中雪亮。

  時近中午,偌大的主廳已擠進二百多人,魏金時忙著招呼新來的客人入座。
在大廳正前方,點著兩對胳膊粗的紅燭,一個大大的壽字挂在北牆正中。姜昌榮
臉帶微笑,坐在上首的太師椅上,不時朝望向他的客人點頭示意。他的身旁坐著
一位二十七、八歲的美少婦,一張細白的瓜子臉蛋,杏眼桃腮,兩個水汪汪的大
眼睛,直有勾魂奪魄之能。她名喚柳媚娘,是姜昌榮前年才娶進門的二房。

  拜壽的人以粗豪的武人爲主,此時一一上前給姜昌榮祝壽,只是祝壽之人的
眼睛,多半會在美貌少婦身上打上幾轉。姜昌榮心裏頭明鏡一般,自己這個娘子
委實過于美豔,如果自己年輕二十歲,給別人拜壽時也會忍不住要瞧上幾眼的,
面上便保持一貫的微笑,卻是不動聲色。

  忽然之間,一個長相魁梧的彪形大漢手拿一只酒瓶,踉踉跄跄地走上前來,
一雙醉意朦胧的眼睛卻是一眨也不眨地瞪著柳媚娘。前面幾人匆忙避開,柳媚娘
也微微有些驚惶,急忙拿眼角去瞟姜昌榮。

  姜昌榮認得那漢子是廬州虎威镖局的少镖頭鐵行義,忙向二弟子蔣知貴使了
個眼色。蔣知貴會意,急忙笑著迎了上去,道:「鐵兄弟,您喝高了,您的座位
在那邊,我扶您過去。」

  「去…去…,誰說我喝高了?我清醒的很,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前面就坐著
這幺一個花骨朵一般的大美人,可惜……」鐵行義一把推開蔣希貞,趨前幾步,
一個趄趔,正好仆倒在莊主夫人的跟前。柳媚娘心下一驚,雙腳急忙往後一縮,
卻已被那大漢抓在手中,動彈不得。鐵行義說到「可惜」兩字,便已噘起一張酒
氣喧天的闊嘴,親吻像雨點般落在那兩只小巧精緻的叁寸金蓮上。

  柳媚娘本欲張口驚呼,卻被那一連串的親吻搔到了癢處,身子仰倒在太師椅
上,「咯咯」一陣嬌笑,花枝亂顫之下,更見勾魂奪魄的媚態。圍觀衆人見了鐵
行義的醜態,也齊齊大笑起來,笑聲無疑是傳播最快的流行媒質,後方的客人不
知何事可笑,見前面的人笑了,便也一齊笑出聲來。兩百多人的笑聲混合一處,
當真震屋穿瓦,響徹雲霄,只怕安慶城內的角角落落都傳遍了。

  蔣知貴連忙去抱地上的大漢,哪知他死死抓著莊主夫人的雙腳不放,甫一拉
離地面,柳媚娘便是一聲驚呼。侍立一旁的方學漸見狀,一個健步上前,死命去
扳那大漢的手指。

  鐵行義左掌輕輕一翻,卻已褪了一只鞋子下來。時值初秋,天氣尚熱,足上
未著襪子,鞋子一脫,一只晶瑩如玉、柔若無骨的精緻妙足登時露在衆人眼前。
鐵行義哈哈一笑,正待湊唇欲親,卻被方學漸閃過來的身子擋住,不得其便。蔣
知貴此時也不再客氣,攔腰抱緊他的腰身,急步退後,懸空將大漢提出廳去。

  鐵行義兀自不住掙紮,一邊揮著那只繡花紅鞋,一邊哈哈大笑道:「好一個
花骨朵般的小娘子,可惜…可惜卻是插在一坨又老又臭的爛牛糞上。」這一次,
廳內衆人皆聽得清清楚楚,也無須他人啓發,一齊暴笑出來。反正人多力量大,
也顧不得老壽星在那裏吹鬍子瞪眼睛,自制力差一點的已扒到地上打起滾來。

  方學漸見一向嚴峻的師父,原本醬紫色的臉皮此時竟成了青白之色,心想老
頭子這一氣當真非同小可,急忙收束心頭竊笑的沖動,側身過去道:「師父,您
老人家……」

  「嗯,你找兩桶狗屎淋到那小子的頭上,讓他清醒清醒。還有,把你師母的
鞋子拿回來。」姜昌榮恨恨的道。要不是顧及所謂的江湖面子,方學漸毫不懷疑
自己的師父會一劍殺了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花花太歲。

  等方學漸再次邁入大廳的時候,那只繡花鞋已在他的懷中。鐵行義畢竟是蔣
知貴的少東家,方學漸知道二師兄的難處,兩桶狗屎便換作了一瓢涼水。涼水當
頭淋下,方學漸趁大漢發愣之際順勢奪下了他手中的鞋子。

  喧喧攘攘的大廳中,卻已不見了師娘嬌柔的身姿。方學漸四下環顧一圈,卻
見師父正在大師兄的陪同下,一桌桌地敬酒,賀詞恭聲此起彼落,不絕于耳。方
學漸心下尋思,還是先將鞋子交還師娘才是正事。

  出了大廳,沿一條迴廊往前,依次便是幾棟莊丁的居室群,一排招待客人居
住的客居室,再前便是管家和山莊子弟的起居室。穿過孔門,便是一塊用高牆圍
著的方圓二十丈左右的練武場,這裏是幾個師兄弟平素練武的地方。再穿過一個
圓洞門,便有一道迴環曲折的避雨廊直通後院,和前院的喧囂熱鬧相比,後院的
清靜雅致直如在另一個世界。

  方學漸摸摸懷中的繡花紅鞋,一絲粉膩膩的甜香鑽入鼻中,心中不由彭彭亂
跳,彷彿師娘那只晶瑩如玉的妙足便在自己懷中一般。學徒一年,方學漸和師娘
見面機會並不多,說話就更少了,只是每次見到,方學漸免不了都會心口亂跳,
面紅耳赤一番,那種甜絲絲神慌慌的感覺自不足爲外人道哉。

  後院中蟲鳴鳥語,遍栽奇花異木,走在雨廊下的方學漸卻無絲毫欣賞的心
思。轉了幾個折,便來到了師父的起居室——藏劍樓。方學漸輕步爬上二樓,正
欲叩門,卻隱約聽見師娘嬌膩膩的聲音從房中飄出。

  「小冤家,你有多久沒來找我了?」

  「嘿嘿,沒有我,老家夥還不是把你滋潤得白白胖胖?」

  「你討打啊,老家夥拚命進補,也比不上你這個小冤家。」

  「真的?」

  「我什幺時候騙過你的?說真的,你坐上莊主寶座之後,可不要忘了我的好
處。」

  「你是我的心肝寶貝,我甯可虧待自己也不會虧待你。」

  方學漸心中又驚又慌,輕步走到窗下,伸出顫抖的手指沾了些許唾沫,在窗
紙上輕輕捅破一個小孔,湊眼去瞧。閨房之中,一個年輕男子敞著上衣,正端坐
在一張寬大的靠背椅內,左胳膊內摟著一個女子的如柳細腰,右掌則在她只穿著
一件肚兜的胸腹間上下滑動,偶爾滑入兩腿間的私密處,都能引得那女子的一番
「咯咯」嬌笑。他無須細看,也知道那女子便是師娘柳媚娘。

  坐在男人的大腿上的柳媚娘,下身僅穿一件薄薄的白綢亵褲,露在外面的肌
膚瑩白如玉,隱隱有一種蕩人心魄的膚光流溢而出,連門窗緊鎖的屋子都彷彿被
她的肌膚照亮了不少,方學漸雖然年少,但已初懂男女間的風月之事,不由看得
有些心弛神搖。

  柳媚娘一邊隨著男子手掌的搓揉不住呻吟扭動,一邊剝著一串冰鎮葡萄,一
顆顆餵入男子的口中。方學漸的目光好不容易從師母那幾塊露在外面的晶瑩玉膚
上移開,這才看清那年輕男子竟然是自己的叁師兄盛華飛。心頭一震,手一鬆,
「啪」的一聲,那只繡花鞋已落到地板之上。

  「誰?!」房中傳出一聲男子驚慌的呼叫,房門「啪」的一聲隨即被撞開,
盛華飛矯健的身子飛快地竄了出來。房外已不見了人影,窗下只躺著一只叁寸長
短的繡花紅鞋。

  方學漸惴惴不安地度過一夜,半夢半醒之間,腦子裏不住盤旋著叁師兄和師
母坐在一起親暱調笑的旖旎景象。一晚上睡不踏實,到了第二日,天還沒完全放
亮,便早早地起了床。他在練武場邊的水井裏打上一盆涼水,伸頭浸了片刻,昏
沉沉的腦子被冰涼的井水一激,登時睡意全消,混亂的思緒也消退了幾分。

  「嘩啦」,方學漸將木盆裏的水潑了出去,啪的一下,隨手將扭幹的布巾甩
到背上,一扭過身卻猛然吃了一驚。他身後竟靜悄悄站著一人,讓他更爲吃驚的
是,這人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莊主夫人——他的師母。

  淡淡的晨光下,柳媚娘俏生生站在那裏,臉上未施一點脂粉,身上也僅披著
一襲粉橘色的輕薄衣衫,兩片粉紅的櫻唇微張,一對如煙似霧的眼眸定定地望著
方學漸。

  「咚」,方學漸手中的木盆掉落地上,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寂。如夢初醒的
他急忙垂手躬腰,用微微有些發顫的聲音道:「師娘…師娘,早。」

  莊主夫人展眉一笑,道:「你每天起的都那幺早幺?」聲音軟綿綿的,當真
柔到極處也媚到了極處,聽入方學漸耳內,只覺魂爲之奪,骨爲之銷。

  方學漸心弦搖曳,一顆心彷彿飄在一處極溫柔極舒服的地方,懶洋洋的竟想
就此一直沉醉下去。忽然一陣清涼的晨風吹過,方學漸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哆嗦,
忙收束心神,道:「回師娘,弟子倒也不是每天起得如此早,只是昨天鬧了大半
宿,弟子想起得早一點,能幫著魏總管收拾一下。」

  「哦,原來這樣。難得你這幺聽話,這樣好了,今天我要到迎工寺去上香還
願,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是,師娘。」方學漸望著師母婀娜娉婷的背影,心中隱隱升起一股寒意。
如果昨天偷窺的事情,讓師母和叁師兄知道的話,自己再呆在山莊裏真是很危險
了。

欧美乱人伦中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