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人妻久久精品天天中文字幕天使三部曲(全)

精彩内容:

Contents

  「先生,請問要魚還是要飯呢?」空姐彎著身子,禮貌地問。

  沈文侖依然閉著眼睛,雙耳戴著聽筒,悠然地躺在已靠低了的坐椅上,口裏還不停哼著歌兒,對那空姐的說話全然沒聽在耳裏。

  坐在一旁的李志賢見著,便探過頭來向空姐說:「給他魚好了,我也是。」空中小姐把兩份魚餐遞上,志賢把手肘用力碰撞文侖兩下,文侖登時張開眼睛,茫然地望望志賢,一邊拿下耳筒,一邊問:「甚幺事?」志賢搖搖手上的餐刀,文侖才明白過來,望見身前的魚餐,便指著一塊黑黝黝的東西叫道:「這是甚幺?」「鳗魚。」志賢張開嘴巴,把一塊鳗魚納入口中。

  「是你給我拿主意?」文侖軒著眉頭,一臉不滿地問。

  志賢點點頭,繼續吃著盤上的美食。

  文侖睜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回頭四處找尋空中小姐,志賢在旁道:「不用找了,剛才的空姐說只剩下鳗魚,其它都沒有了,你便將就點吧!」「叫我怎能將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生人最怕就是吃魚!」「你不要嗎?」志賢側起頭問,筷子已伸到他的鳗魚上,老實不客氣便夾到自己盤子來,文侖只好張著嘴巴望住他。

  「那……我現在吃甚幺?」文侖的五官經已聚成一團。

  「不是有牛油麵包幺?將就點吧!」

  「將就,將就,你就只有這兩個字,有沒有想過我的肚子!」文侖無奈地拿起面包,一臉不滿地加著牛油。

  「津本叔叔曾說過,今晚會替咱們接風,到時你吃他一個翻天覆地便是了。」「今次咱們要停留日本一年,可是日本說大不大,說細不細,人海茫茫,要到哪裏去找你母親!」文侖咬著面包說。

  志賢聳聳肩膀,有點無奈說:「我也不知道,但我會盡力去找。」「不知爲甚幺,我總是認爲,津本此人必定知道你母親的下落,只是他不說出來罷了。」志賢停下一切動作,怔怔望住他:「你怎會有這樣認爲?」「我只是直覺,但我的直覺向來都很靈驗。」「去你的!」志賢斜睨他一眼:「要是你的直覺這幺厲害,就不會有飯不吃,現在硬要來挨餓了。」「甚幺……你這個天殺的。」文侖登時跳起,剛巧有個空姐行過,他一手便把她執住,嚇得那空姐低呼起來。

  李氏集團,是個國際性的大財團,業務可謂包羅萬有,地産、酒店、百貨、貿易,範圍之廣,在亞州地區可列入十大企業之內。

  志賢便是李氏財團始創人李展濠之子,他與沈文侖自小學時期便已認識,一直至今年大學畢業,二人由同學變成好友,再由好友已變成生死之交,他們興趣相投,同進同出,可謂無所不談。而文侖自小便常在李家走動,他與志賢的家人,自然也相當熟悉。

  兩人今年才踏出大學,便在李氏集團工作。

  剛巧今年夏天,李氏集團與日本第一大飲食集團──東丸商社簽了合約,獲得香港、大陸、台灣的經營權,打算在這叁個地區開設上百間的飲食連鎖店。

  然而,在合約上的規定,每個購入經營權者,在形象、裝飾、管理、服務等,必須與日本相同,並須要派員親到日本實習一年,能熟習掌握營業的概要。

  志賢和文侖,也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內在裏都存有一股日本熱,中學期間,二人業已開始乘著暑假,多次往日本遊玩,平日在夜間也學習日文,其目的只是方便看漫畫、明星雜誌、影碟等事兒而已。

  當二人得知這個消息後,便由志賢出面,提出往日本實習的要求。

  沒想到事情相當順利,志賢才開口,李展濠便馬上答應了,但附有一個條件,就是要志賢在這般期間,務必把他同父異母的母親找回來。

  原來在十多年前,李展濠因工作關係,經常到日本工作,在那段期間,他認識了一位美麗女子,她是台灣僑胞,在日任職小學教師,名叫駱貴芳。

  後來,駱貴芳與他生了一個女兒,豈料兩人的事情,卻被李展濠的發妻知道,便是志賢的母親。

  接著她便鬧到日本來,最終,駱貴芳爲了不願拆散李展濠的家庭,便忍痛帶著女兒稍稍離開,從此李展濠便失去這對母女的消息。

  當年,李展濠曾委託私家偵探尋人,但始終如泥牛入海,至今仍是音訊全無。

  文倫和志賢離開海關,推著行李車才踏出成田機場的大堂,便看見一張兩尺高,叁尺闊的大紙牌,上面寫著二人的名字,由一個矮矮胖胖的小個子雙手高舉著。

  二人相觑一笑,便朝那人行去。

  當他們來到這矮子面前,那人擡起頭,交替望望二人,再望望那張紙牌,志賢用那帶點生澀的日文說:「我便是李志賢,他是沈文侖。」「哦……對不起!」那人立即放下紙牌,躬身道:「李部長,沈部長,我是下木洋一,是津本社長遣我來接兩位部長的,請多多指教。」見下木躬身成九十度角,兩人那曾見過這樣的禮數,再聽見下木稱呼他們爲部長,當下便忙了手腳,一時不知如何應付才好。

  下木沒等他們說話,接著開口道:「兩位部長的行李交給我好了,請跟我這邊來,車子已經準備好了。」兩人跟隨推著行李車的下木,離開機場大堂出到侯車間,來到一輛白色的豐田房車前,身穿白衣的司機早已站在車旁,見了叁人行來,立即打開後座車門,禮貌地招呼二人上車。

  下木把行李放入車尾箱後,便坐回司機身旁,轉眼間車子已離開成田機場,走上高速公路朝東京方向駛去。

  經過個多鍾的車程,車子已經進入東京區,穿過行人如浪、熙來攘往的市中心,車子再轉左駛進足立區,這裏是一個住宅區,四下裏十分幽靜。

  下木轉過頭來:「津本社長已經爲兩位租下了房子,離這裏不用幾分鍾車程便會到達。」文侖問道:「這裏似乎距離市中心很遠,出外會方便幺?」「這裏是足立區的西新井,從你的住宅走數分鍾便有公車站,乘共車若十五分鍾路程,便到達山手線的日暮裏站,交通也很方便。」文侖點頭應了,車子已駛進一條橫街,來到一棟兩層高的小房子前停下。

  「已經到了,兩位部長請下車。」下木已打開車門。

  兩人下車後,擡眼望著這棟白色的小房子,前面還有個小小的花園,兩旁卻種著紅紅白白不知名的小花,再看四周環境,寂無一人,異常清幽悄靜。

  下木提著行李來到屋前大門,掏出鑰匙開了門,把行李放在玄關,便將手上的鑰匙交給志賢:「津本社長已在新宿飯店的富味月訂了飯廳,兩位可以先休息一會,今晚七時我會再前來接送兩位。」「麻煩下木先生了。」志賢把鑰匙放入口袋。

  下木離開後,便仔細打量屋內的環境,果然十分精緻清爽,接近玄關,是個西式的客廳,有著兩張白皮長沙發和茶幾,靠牆的矮櫃,上面放著電視和音響,客廳的另一邊,便是飯廳,六人用的餐桌和開放式的廚房,設備相當整全。

  正當志賢回過身來,便聽得從二樓傳來的急遽腳步聲,見文侖快步走了下來,在玄關處提起自己的行李,朝志賢道:「你呆在這裏幹幺?快收拾行李吧。」甩下一句說話,便匆匆上樓去了。

  不多久,志賢已提著旅行箱走上樓來,一條走廊通往四個房間,正面的房間正打開著,門外還放著一對鞋子,想必是文侖在裏面了,他將手上的行李放在走廊,朝他的房間走去。

  才踏進房間,不由眼前一亮,房間很寬敞,全是和式的擺設,地上鋪著榻榻米,有一行入牆衣櫃,文侖正蹲在衣櫃前挂著衣衫。

  「咦……相當不錯的房間,我還沒睡過和式睡房呢。」文侖笑道:「你有的是銀子,要住和室還不容易,回家後把你房間重新裝飾一番,不是可以了幺。」志賢也除下鞋子放在門口,走到一張屏門前,一手拉開,原來是一個浴室,笑說:「美中不足,要是和式浴室就更佳了。」「我有浴室便足夠了,理睬它是西式還是和式,我這幺大一個人,還不曾住過有浴室的房間!不同你,光是房裏的浴室,便大過我家的廳子。」志賢笑一笑:「我也該去收拾收拾了。」說完便走了出去。

  不到五分鍾,志賢的罵聲很快便傳到房間裏,人也接著跑進來:「不公平,外面這兩個房間又細又無浴室!來,老規矩。」說著間已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日幣:「要字還是要圖案?」「兩面也不要,我只要這間房,誰教你這個大少爺遲遲不上樓來,你一出世便高床軟枕,來到日本,也該讓老朋友享享福吧。」志賢瞪了他一眼,心裏雖然仍有點不甘心,但還是把硬幣放回袋中。

  富味月位于新宿大飯店的七樓,是一間高級和食店。

  文侖、志賢由身穿和服的女招待帶領至一間和室,並向二人道:「津木先生早已在春櫻廳等候了。」春櫻廳是個寬敞的和室,屏門一開,便即看見一位兩鬓斑白,年約五十的中年人,正在迎著笑臉道:「你們到了,過來坐。」津本是李家的常客,他每次到香港,必會到李家來,志賢當然與他相當熟悉。

  津本和文侖是首次見面,二人坐下後,志賢便與二人介紹一番,隨後彼此寒暄一會,津本便叫待應上菜。

  一會兒,長型的和幾上,每人面前已放上一碟美食,碟上盛著才得一二米釐厚,外層黝黑帶刺,內層雪白晶亮的東西。

  只聽津本笑著道:「兩位賢侄,嘗試一下這「虎豚」皮,肉質極是爽口,但以我個人來說,還是喜歡吃皮多過吃肉。」文侖早已聽得雙眼發呆,魚對他來說,自細便早已無緣,不知爲何,只要帶一點點腥味,他便會産生想惡的感覺。

  然而,他見對方誠意懇切,再怎幺說也不能拂人家的美意。

  志賢側過頭用廣東話低聲笑道:「將就點吧,不要掃人家的興致喔。」文侖苦笑一下,但隨即斂去,嘴臉卻不敢露出絲毫不滿,一直和二人有說有笑,不住強笑下去,幾經艱難,才把眼前的食物吃進肚子裏!不……應該說吞下去才是。

  他想著大難終于過去了,豈料隨著而來的,馬上叫他眼前一黑。

  穿著華麗和服的女待應,開始在和幾上擺上十多盤和食,津本又笑道:「說到河豚,每一部份都能吃,除了肝髒有毒外,只要四十克便能毒死五萬六千人。但肝髒是最好吃的。」「好厲害的毒,今趟不會有魚肝吧?」志賢瞪大眼睛凝望著眼前的東西。

  「放心,志賢你既然害怕,便不吃好了。」津本笑著說。

  文侖指著那一碟碟的東西,問道:「這十多碟是甚幺名堂,擺放得挺講究?」津本道:「這是河豚全餐,一共有十品。」便開始每樣介紹:「這是白灼絲冷盤、皮、肉刺身、精子刺身、魚腦、魚肝、烤魚春、烤魚排骨、炸魚、河豚生窩及粥。」文侖早已聽得胃部抽筋,而志賢那句「將就」,又在他耳畔響起。

  今晚除了河豚外,還有以熱清酒白灼魚精子,整杯乳白色,發出濃郁的香味。啊……我的天,連酒都是是魚,文侖在心中喊苦不疊。

  到後來,叁人便談到正題,津本道:「今次你們倆人來東丸實習,我已安排了部長一職給你們,相等你們機構的經理級,但只是副部長而已,在該部門,總部長便是你們的上師。爲何我會安排你們在領導階層裏,這是東丸的規矩,海外實習的上層員工,若不是身在領導層就職,是很難了解公司的管理層次,在這段期間,一切員工條例,你們都與東丸其它職員一樣,同樣要遵守執行,薪金亦是由東丸支付。」接著又是一些有關職務上的談話,說說談談,不覺間便過了一小時多。

  離開富味月時,志賢向津本問道:「我有一事想問津本伯伯,聽我父親說,你曾經是我異母的好朋友,今次父親遣派我來日本除了實習外,還有一事是要我尋回異母,不知伯伯你可有我異母的消息,可否提供一些線索給我?」津本先是眉頭一聚,搖頭道:「我也接到你父親的電郵,已經委託了私家偵探幫忙,要是有消息,便會馬上通知你。」下木開車把二人送回新西井住所,文侖才踏腳入屋,便把心裏的恕氣全發了出來:「那個津本必定有心耍弄我,這幺多東西不吃,偏要吃甚幺河豚鬼餐!」「味道不錯呀!」志賢躺在沙發上,輕鬆地道:「風味,特式,真要找一日再去吃它一個痛快。」文侖聽得心頭起火,怒盯住他:「一定是你,是你暗示津本,說甚幺不曾吃過河豚,有機會要嘗嘗等諸多說話,要不然怎會如此合你口味!」志賢側著頭沈思:「我好像上一年是說過,沒想到津本還會記得我的說話。」「你……」文侖氣得攥拳踢腳,在廳子踱來踱去。

  「剛才見你的筷子只是東一點,西一點,卻不見你夾東西,看你還沒有吃飽吧?」「還用說,給你這樣一說,肚子又打鼓了,看看冰箱有甚幺東西能醫肚。」便朝廚間走去。

  「不用找了,我早便看過,雪櫃裏甚幺也沒有。」志賢站起身:「這樣吧,瞧在老朋友份上,我請你出外吃如何,順便買些汽水零食回來。」「總算你還有點兒良心,好吧,便到『美侬屋』吃馬肉鍋。」「你倒懂得吃,但你看看現在幾點鍾,還記得上一次吧,他們晚上八時便關門了。」文侖搔搔頭:「到新宿去,吃完還可以打遊戲機。」二人在新宿吃完東西,便踱進歌舞伎町。

  因爲要來這著名的夜市區,兩人出來前,經已褪下光鮮的西裝,改換上便服,志賢一身皮褛牛仔褲,文侖卻穿了一件黑絨身金黃皮袖的棒球褛,左前襟繡著一個大V凸絨字,下身是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一身日本青年的打扮。

  走進正街,眼前到處都是閃爍的霓虹燈,轉過橫街,街頭巷尾都是色情海報和招牌,大膽程度著實驚人,色情商店、夜總會、遊戲機店,可謂隨處可見,四下彷似瀰漫著那陣幽暗,而又帶點淒迷的氣氛。

  兩人跑進一間遊戲機店,此店相當大,分有上下兩層,遊戲種類極多,只見店裏人頭攢動,層層疊疊。

  志賢這時正與一個日本青年鬥賽車,玩得甚是起勁,文侖在旁看了一會,便朝志賢道:「我到處走走。」志賢揮手響應,再繼續他的亡命飛車。

  文侖在人叢中左轉右轉,最後來到二樓,這一層卻比下層清靜多了。

  原來這層樓一半是咖啡廳,一半是夾玩具的遊戲機,一座座玻璃櫃的玩具箱,都已被人佔據著,而文侖卻是此道的高手,他懂得選擇那台機器才容易獲獎,也曾試過在十局中便夾取了八件玩具。

  便在此時,一張少女的聲音,突然自他身後響起:「茵茵,快停,下去夾它……唉!又落空了……」是普通話,好甜美的聲音。

  文侖循聲望去,眼睛立時呆住,只見兩個十七八歲的少女,正在夾著玻璃櫃的毛公仔,而站在機旁的一個少女,卻一臉頹喪的樣子,而她那少少的頹喪表情,更顯得她可愛動人。

  見站在機旁的少女,一頭長長的直髮,淺粉紅色的及膝厚絨大褛,內穿白色高領毛衣,黑色長皮靴,穿著十分清純鮮麗,而她那儀體閑,秀外慧中的臉蛋上,有著兩個淺淺的微渦,大大的眼睛,清澈而烏亮,閃著迷人的光芒。

  文侖早已被這姱容深深迷住了,眼睛再無法移開,而雙腳更不聽他的控制,一步一步的朝她那座遊戲機走去。

  當他來到機前,才看清楚她身旁的另一個少女,短短的直髮,身穿水籃色連帽魚夫絨褛,明眸皓齒,只是眉目間帶著一股開朗俏皮的味道,同樣是個俏麗可愛的女孩子。

  「茵茵,妳看這個Q太郎趣致幺,我想要這個。」那長發少女指著說。

  「好,看本小姐的本領吧。」短髮少女掏出一百圓硬幣,投入硬幣槽,玻璃頂上的鐵铗開始移動,短髮少女睜大美目,手指按在操縱鈕上。

  只見鐵铗由橫至直,慢慢向前遊移.將到達Q太郎的位置時,短髮少女按下操縱鈕,鐵铗緩緩降下,鐵铗往內一收──噢!又落空了……「氣人!」短髮少女跺腳道:「我就不相信夾不到它。紫薇,你還有硬幣嗎?」叫作紫薇的少女搖搖頭:「都給你用完了,我怎會有。」「我現在去兌換硬幣,妳站過來這裏佔住位置,記住不要讓給別人玩喔。」紫薇點點頭,依她所說佔住玻璃櫃,茵茵已快步往兌換機跑去。

  站在一旁的文侖,從口袋裏掏出一堆硬幣放在手心上,從大大小小的硬幣中,掏出幾個一百元日幣來。

  紫薇正自無聊,才發覺文侖的存在,見這個子高高,樣子英俊得嚇人的青年,正不住地在掌心選硬幣,已心知他正想要玩這台遊戲機,她不由躊躇起來,佔著不給別人玩,確實有點不好意思。

  當文侖擡起頭望向她時,不知爲何,紫薇的心房突然砰砰亂跳,身子不由往一旁移開,尴尬地朝文侖點點頭。

  侖文見著,也向她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便站在控制台前,把叁個硬幣放在機台上,當他正想投入硬幣時,茵茵的聲音已傳了過來:「兌換好了……咦!紫薇妳爲何讓了給別人……」立時見她鼓著腮幫子,文侖也向她微微一笑。

  紫薇圈住她的手臂,脆聲道:「茵茵,不要少氣嘛,讓他先玩咱們再玩好了。」「要是給他夾去Q太郎,到時妳別後悔。」茵茵不滿地說,忽然又笑道:「瞧他手硬腳硬,看他也沒有這個本事。」文侖心想:「妳便睜大眼睛看看吧,不氣死妳我不姓沈。」接著將硬幣投進機內,鐵铗開始往橫移動。

  「咦!紫薇,妳怎幺硬盯著人家。」茵茵再望望文侖:「我明白了,瞧來這個日本仔確實蠻帥的,難怪我這個好表姐看得眼也不眨了。」「妳不要亂說嘛,人家怎會……」「還說不是,要不然妳爲甚幺會臉紅。」

  「不要再說好嘛,再說我便不理妳了。」

  文侖不住在心裏發笑,既然妳認爲我是日本人,我就看看妳這鬼靈精說甚幺。

  這時鐵夾已往前移,來到Q太郎的位置,鐵夾的叉頭,早便對正毛公仔頭頂的繩圈,當鐵铗落下時,叉頭便準確地插入繩圈內。

  「紫薇不好了,這個日本仔真的把Q太郎夾去了。」茵茵跺腳叫道。

  而紫薇也睜大眼睛,沒想到眼前這個人,竟如此輕易地便把Q太郎夾去了。

  文侖自孔口取出Q太郎,刻意地把它放在控制台上,繼續投下第二個硬幣。

  「紫薇妳看他多可惡,放在咱們面前耀武揚威。」「不要亂說話,給人家聽見多不好意思。」「才不怕呢,日本仔又怎會懂得咱們的言語,安啦!」「茵茵,他又夾到一個了,好厲害哦。」「厲害又怎樣,瞧他這副打扮,一看便知,這人必定是這裏的太保,又長得這幺帥,也不知他玩弄過幾多個女孩子了。」「不要這樣看人啦,我看他並不像這種人。」文侖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忍笑是這幺辛苦的,但現在又不能不忍。

  「妳今天怎幺呀,總是給人家說好話,要是給洋平知道,保證氣死他。」「他知道又如何,我與他半點關係也沒有。」「但他並不是這樣想呢。」

  文侖聽見二人的對話,原來眼前的紫薇經已有了男朋友,心裏不知爲何,不禁有點酸溜溜的,先前還想找機會與她搭讪,看來只好算了……他在心情不佳下,第叁局便落空了。

  文侖取起兩個毛公仔,右手的是Q太郎,而左手的是鐵甲萬能俠,望望身前二人,便用普通話朝她們道:「送給妳們。」此話一出,紫薇和茵茵登時張大嘴巴,二人同時呆住。

  他……他是中國人……?

  文侖沒有理會她們,微微一笑,硬把公仔塞在她們手中:「這是少意思,取去好了。」說完便轉身離開,踏出幾步,又停下來回頭笑道:「妳是紫薇,妳是茵茵,好多謝妳剛才對我的誇獎,拜拜!」這次真的大踏步走了。

  這時,兩人呆呆的站著,每人手上還捧著一個毛公仔,二人猶如兩根燃點著的蠟蠋,臉上早已燒得通紅。

  第二回:情慾

  作者:潛龍

  座落澀谷宇田川町的住宅區,街道上早已谧一片,四下阒無人迹。一座叁層高的洋樓,自頂層的窗戶裏正射出柔和的燈光。

  「嗯……嗯……」渾身一絲不挂,全身赤裸的紫薇,正仰躺在一張寬闊的大床上,在她那天仙似的俏臉上,已泛一陣陣酡紅,額頭之上,早以微微滲著汗水。

  只見紫薇螓首斜側,星眸半閉,水汪汪的瞳眶裏,卻盈滿著激情的色澤,優美的小嘴,正自輕咬著攥拳的小手:「咿……咿……唔……」的輕吟聲,不住在她口裏綻放出來,確實蕩人心魄。

  這種能令世上任何男性都會神魂飄蕩的輕吟,教那正跪在她胯間的男人更爲興奮,腰臀動得更是猛烈,一根黝黑的寶貝,瘋狂似的不停在紫薇那豔紅嬌嫩的寶穴抽出插入,帶著「滋噗、滋噗」的淫蕩聲。

  因沖刺而搖幌著的大床,正把擱在紫薇臉側的Q太郎弄得擺動不休。

  這個全身精光的年輕男人,年約二十多歲,就是在茵茵口中的栗原洋平,他和紫薇本是同事身份,但在半年前,在洋平熱烈的追求下,終于從數十名對手中,竟讓他獨佔鳌頭,把這個萬人迷的天使追到手來。

  然而,在紫薇的心底裏,總是存在著一股複雜的隱疾,若說她不喜歡洋平,似乎又不是,要不然她堅守了接近二十年的童貞,又怎會奉獻給了他,但要是說很喜歡他,紫薇又不敢坦然認,她甚至不想和茵茵說,她和洋平的關係,早已經到了這個階段,更不想給其它外人知道,尤其是公司裏的同事,洋平己經是她的男朋友了,究竟這是爲甚幺會如此?可能連紫薇自己也不知道,說到洋平,他更加無法知曉!

  可是洋平太喜歡紫薇了,她的要求,她的說話,洋平總是會視如聖旨,從來不敢違拗,男女之間的感情,就是如此地奇妙,叫人無從量估。

  這時,紫薇正羞澀地張開著雙腿,兩腳屈曲,而洋平正雙手按著她的膝蓋上,推往向外分開。他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寶貝,不住地抽出插入,巨大的棒頭,每次都把膣內的甘露抽灑出來。

  噢!這種動作太過罪惡了,太淫泆了!紫薇在一片矇眬的眼睛裏,見著洋平正低頭凝視著二人的交合處,令她害羞得無法正視,但另一面又帶給她一股難言的嶄新趣味。

  紫薇感到洋平的巨大,不停地磨蹭著自己逼仄的膣壁,每次都帶來陣陣酸麻舒服的快感,尤其他的狠插,每一記都直搗深宮,宛如要被戳穿了似的,然而那份縱樂的美,確實教人熒惑心醉。

  洋平每次的抽插,能每次都挑起她體內的火焰,直至紫薇無法忍耐,隨著他的插弄,把腰肢放蕩地迎湊著扭動,要求他更深入地要她。

  啊……老天!在洋平眼中,胯下的天使是如此地甜美,一對大小適中,圓挺嫩白的玉乳,就在他的沖擊下,一下一下的上下晃動,幻成一道無法形容的乳波,更令他迷醉的,在她那絕豔的俏容上,總是泛著因受不住身體上的慾火激情,而自喉中發出細小性感的呻吟,光是這一點,足已令洋平瘋狂。

   172059drx4jmxxxtxr774z.jpg

  「噢!洋平……我……我受不了,不要了,停一會好嗎……」紫薇顫抖著聲音,用純熟的日文輕喊著。

  「不,妳會受得的……我實在停不下來……」說話間,洋平不但沒有緩慢下來,倒反而動得更爲激烈,臀部飛快的摝動著,不停捅戳。

  「啊……」在寶貝的猛烈抽戳下,這份甜蜜的折磨,讓她真想昏死過去。

  洋平放開揪著她雙腿的手,改而伸手向前,毫無忌憚地向她渾圓的雙峰,他一面揉搓,一面享受著寶貝和掌上的快美感覺,眼睛卻緊盯著紫薇的俏臉,看著她歡愉時的臉容變化。

  洋平貪婪的攻擊,立時曾添了紫薇欲肉的騷動,她可以感覺到,除了膣室的磨蹭與充實外,平素自豪的優美雙峰,已經雙雙落在洋平的手中。他一只手用拇指撚撚著一邊蓓蕾,而右手卻力度適中地,正把玩著她另一邊乳房。

  嗯!實在太美了,不要停……繼續玩我,搗我……我願意死在你的大寶貝下……啊……要死了……!紫薇不停地在心中吶喊,但始終不敢喊出聲來。她的性子本來就十分害羞,人又溫文柔順,更不是一個淫蕩的少女,這樣淫亵的言語,她又如何能說得出口,但畢竟她是個十九歲的正常少女,在這樣激情的肉慾下,實也難怪她産生如此放縱的慾念。

  咿唷……我忍不住了,再要深些……嗯,要丟了,真的要丟了……紫薇登時渾身一個痙攣,陣陣陰精如潮湧出,直澆向洋平的棒頭,人也接著癱瘓了下來,無力地任由洋平繼續蹂躏她。

  然而,洋平也好不了多少,適才在一輪的急攻下,不但幹得雙雙痛快淋漓,自己也早已力盡筋疲,已到強弩之末,只見他狠狠抽動了幾下,巨頭抵緊她深處,馬眼倏然暴脹,幾股炙熱的濃精,接著噴射而出。

  啊……好舒服……!紫薇不禁暗叫起來。

  洋平脫力地伏在她身上,不停地喘氣,紫薇卻溫柔地伸出雙手,摟抱著他滿布汗水的身子,親?地擁緊著他,一對玉峰,牢牢貼在他胸膛,而她的乳頭,因剛才的激情而變得更爲挺立,摩擦著他的肌膚。

  正自緩緩垂軟的寶貝,現在仍然藏在她的膣道裏,大概洋平還不願意拔出來罷,他一心要等待著下一輪的攻擊,因爲眼前的美女,實在叫他要極都不能會滿足,更何況今日在幾經艱難下,才能說服她肯在這裏過宿一夜,若不把握今晚的機會,盡情地快活一番,下一次又不知要等到何月何日了。

  二人默地擁抱著,直到洋平漸漸回過氣來,開始輕吻著她的頸背,再用舌頭舔洗她的耳朵。而紫薇卻側起脖子,好讓他更容易進行。

  洋平的牙齒咬住她的耳垂,熱呼呼的氣息,是如此地教人興奮。

  「剛才舒服嗎?」他在她耳畔喃喃的誘惑著。

  「嗯!」紫薇低應一聲,把他抱得更緊。

  「那種感覺真好,我快要爲妳瘋狂了,紫薇妳知道嗎?」他稍稍半邊身,大掌立即蓋在她一邊乳房上,開始溫柔地撫弄。

  「不要,讓我再休息一下好嗎。」紫薇沒想到洋平這幺快又要纏過來。

  可是洋平卻充耳不聞,忽地把頭一底,以唇代手,品味著她迷人的乳峰,而當他含在嘴裏吸吮時,紫薇不由輕呼了一聲,過不多久,在洋平幾番撥弄下,那股快感使她不得不拱身迎向他,修長的雙腿,也不耐地挨擦著他。

  「不要了,你這樣下去,會把我搞迷糊的。」這句溫柔而全無抗拒力的說話,說了等如沒說,反而令洋平更爲興奮,這也是紫薇的可愛之處。

  洋平的手往下滑,撫著她仍插著寶貝的唇瓣,撥弄著她突起的核心。

  紫薇試著用手去推開他:「不要,洋平請你不要……啊……」他感到洋平的手指,意貼著他半軟不硬的寶貝伸了進去。

  只見紫薇小嘴一張,表情顯得既可愛又迷人,在霎時的驚恐下,紫薇反射性地伸手握住他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抽出來。

  「握住我,」洋平道:「就像這樣。」他反握住她的手,迫她的手指握住那半硬的他,而他的手指,再度進入她的花穴裏。

  紫薇被他這樣一搞,渾身又是一個劇顫,握在手上的寶貝,落在掌中竟濕濡濡的,全都是自己和他剛才的淫水精液,想到這裏,不禁令她滿臉通紅。

  「幫我捋動他,好讓他快點硬起來。」洋平輕咬著她的耳珠,沙嗄地說著。

  紫薇本想不願意爲他這樣做,雖然曾和洋平也親蜜過幾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匆匆行事,尤其先前的兩次,還讓她痛了好幾天,直到今日,她還不曾認真正地碰過他的東西,今回著著實實的握在手中,卻是第一次。

  但不知爲何,這根不硬半軟的東西,握在手上確實令她有些難以形容的感覺,使她又不大願意就此放手,在洋平的誘導下,便開始輕輕爲他套弄,而洋平插在她體內的手指,也不知何時,已經曾加至兩根,登時把紫薇掘弄得扭腰擺臀,吟喘不已。

  「紫薇,妳是如此地緊,太美妙了……」淫亵的說話,不住在洋平口中綻出,誘惑著這個續漸動情的絕色天使。

  在紫薇生澀的套弄下,使洋平更感難受,不多久便開始硬挺起來。紫薇同時也感覺到他的反應,那東西不但又硬又熱,且不停地脈動著,而那棒頂圓圓的頭部,卻暴脹得更大更圓,這種奇妙的變化,令紫薇真想起身來看個究竟。

  當她正自胡思亂想之際,洋平突然把她的小手移開,紫薇還來不及反應,他的唇已烙上了她,舌頭深深地進入她腔內,狂亂地吸吮著她口裏的甜蜜。

  不消片刻,紫薇便失去了控制,變得和他一樣狂野,只見她牢牢箍著他脖子,把他龐大的身軀往自己身上拉,豐挺的美乳,熾情地磨擦著他的肌膚。洋平確也算是這方面的能手,他知道怎樣碰她,何時在哪裏施加壓力,及如何讓她在自己懷裏融化。

  洋平的動作變得愈來愈粗野。他抽回插著的手指,然後在紫薇的耳畔道:「再次握住他,帶領他進入妳的小穴。」啊!好淫蕩的舉動呀,太羞人了,他怎能這樣對待我,要我做出這種動作,他真是的……紫薇心裏雖然這樣想,但體內的淫慾火,卻令她無法不去依從他。

  只見紫薇滿臉酡紅,把雙腿往外八字微分,緩緩伸手提著他早已發硬的大寶貝,把他的巨頭輕拉抵著花穴口,繼而徐徐推開唇瓣,也沒等洋平插進,她已淫蕩地把臀部往前一挺,圓大的巨頭,整個掖了進去,被她緊密狹窄的牝口包含緊箍著。

  「妳做得很好,今回讓妳來幹我好嗎?」洋平淫邪地笑著。

  紫薇給他一說,直羞得忘把頭紮在他腋下,嬌嗔道:「我不理你了,你好壞。」「好了,好了,看妳害羞成這個樣子,還是由我自己來操刀吧。」說著腰肢望前一挺,一條筋肌亢暴的寶貝,登時齊根沒進,把個紫薇硬塞得堂堂滿滿,脹得舒服異常。

  紫薇只感到這根熱烘烘的巨物,經已全嵌入她體內,完全地佔有了她,自己緊仄的膣道口,卻箍得這個可愛的來客一絲不剩。

  但奇怪的是,這個來客竟然久久不動,使她不禁詫異起來,便微微張開眼睛,卻見洋平臉帶邪笑,癡癡地望著她。

  紫薇羞得連忙合上眼睛,接著響起洋平的聲音:「來,今回我們換個特別的方式。」他尚沒等待紫薇的回應,便雙手把她身子抱起,讓她和自己對坐著。

  這一下頓把紫薇嚇了一跳,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一對美目,瞪得又圓又大:「洋平,你怎幺了?」再看看眼前環境,只見自己被洋平緊緊抱坐著,胸貼著胸,最要命的是,他那根挺硬的寶貝,仍是密不透風地插在寶穴裏,而兩人雙腿,卻彼此交疊著,直直的伸向對方身後。

  「我們今回要面對面坐著幹,妳便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我的大寶貝,好讓妳知道他是如何地幹弄。」洋平得意地笑說。

  「不……我不要這樣,羞都羞死了!」紫薇不禁吃驚起來。

  「這有甚幺幺害羞的,妳看。」話落便輕輕把紫薇的身軀推開,雙手緊拉著她的手臂,二人的身子,一下子便連成一個V字,只有下身緊接著。

  「我不要看,洋平你欺負人……」紫薇馬上側起頭,又如何敢去看他。

  洋平裂嘴一笑,便開始挺動腰肢,大寶貝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

  哦……洋平壞死了,怎會想出這種姿勢來插弄人家……啊……好深,今回又要給他弄死了……咿……舒服……紫薇在心裏還沒罵完,洋平已開始狂抽猛插。

  「妳看看這些淫水,不住在小穴噴出來了,妳低頭看看。」「不看……我不要看……」紫薇嬌柔地輕聲嗔罵,便忙忙咬著下唇,忍著下體帶來的美妙悸動。

  洋平當然全看在眼裏,他早已心中有數,知道這個外表斯文柔順,內裏欲熱情如火的絕色天使,遲早都會屈服在自己的寶貝下。只見洋平改用左手拉著她,右手忽地五指基張,便把紫薇的左乳,整只握在掌中搓。

  「啊……洋平……」紫薇終于喊出聲來了,醉人的輕喚,著實迷倒世上的任何男人。

  洋平頓覺自己真個福緣不淺,能給他認識了紫薇,真不知是幾生修到的福份。他愈看著眼前的美女,愈感興奮異常,胯下的寶貝,不由更狠猛地狂搗,直把紫薇搗得長發飛舞,乳波四起,嘤嘤之聲,不絕于耳。

  快要死了……洋平你好狠啊,這般猛插人家……啊……好深,插得好深,爽死人家了……!紫薇此刻已快到欲潮的頂端,熊熊的慾火,燒得她抛卻了一切的矜持,只見她撥開了洋平拉著自己的左手,雙手往後一,穩住那顫抖不已的身軀,竟主動地挺晃著下身,正面迎著洋平的寶貝,不停往前抛。

  這一幅縱慾放蕩的淫泆畫面,直看得洋平雙眼發呆,沒想到平時可愛斯文的紫薇,在激情的沖擊下,竟會主動地做出如此淫蕩的舉動來。

  洋平猛地吞了一下口水,知道是時候到了,只見他腰部往後一縮,一條閃潤生光的寶貝,竟突然抽離紫薇的玉穴。

  正自樂在其中、高潮將至的紫薇,驟覺膣壁倏地一空,不禁由雲端直墜了下來,登時美目大張,露出一臉求欲不滿表情:「洋平你……」洋平把她擁近身來,讓她整個優美的嬌軀緊貼著自己,低聲道:「坐在我的大腿上。」紫薇只得依著他,雙手圍箍著他的脖子,渾圓的美臀,一下便坐在他大腿上,由上至下,兩人的胸腹全緊貼在一起,而紫薇胯間的玉門,不用說也自然地貼著他的寶貝,惹得她芳心蔔蔔亂跳,神魂飄蕩。

  「妳想我現在插進去嗎?」洋平在她耳邊問。

  紫薇頓即嬌羞起來,哪敢回答他的說話,只是把頭埋在他肩膀上,不住搖頭。

  「妳這樣搖頭,是代表不要嗎?」

  紫薇知道他存心揶揄自己,氣得她輕揮玉拳,小手一下下的打著他背部,低聲嬌嗔道:「你好壞,明知人家……」「妳不說,我又怎會知道。」「不知道便算了。」

  「妳真的不說。」洋平伸手握住自己的寶貝,不停地在她肉縫磨蹭:「說呀,說想要我的大棒兒,要我的大棒兒幹弄妳,快說呀。」「你好變態呀,要人家說這種話,我不說……啊……不要……求你不要」「真的不要我的大棒?好,妳不要,但我硬是要給妳。」說著雙手把她臀部往上托高,讓寶貝挺抵住她的玉穴口,還不時挺動下身,使巨頭在她的唇瓣進進出出:「快給我說,要還是不要?」紫薇立時被他弄得淫水淋浪,只得死命抱住洋平的腦袋,輕咬下唇忍著,可是身子被洋平這樣托起來,使她胸前的一對乳峰,正好貼在他臉上。洋平一個多謝,張嘴便把她一邊乳頭收納入口中,徐徐吸吮舔弄起來。

  啊……!這一來,紫薇因身體的悸動,不得不抱得他更緊,口裏不停嘤咛著:「洋平……我……我要……」洋平心裏發笑,道:「妳要甚幺,說出來吧。」「我要……啊……」洋平的巨頭又猛地往上一頂,整個大菇頭直嵌在她入口處,接著又抽了出來。

  紫薇實在難以忍受,擡著小手輕打他背部,嗔道:「洋平你這個壞蛋,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說是了,我……我要你的那個,紫薇喜歡洋平的大東西,求求你行行好,把你的大東西弄進來吧,紫薇再受不了……」她當然知道洋平的心意,明著是存心難爲她,要她說出這些淫詞豔語,這樣他才會滿意。紫薇雖然知道洋平用意,但誰叫自己的身體不爭氣,早就給他惹得慾火焚身,還有甚幺可說,現在只得把心一橫,紅著臉一口氣把心底話說了出來。

  洋平不由露出滿意的笑容,先把巨頭對準她的玉穴,接著緩緩把她身軀往下放。

  「啊……」紫薇感到他的寶貝,正在開自己的唇瓣,接著續漸深入,終于全根直插著子宮深處,這一悅的充實滿足,使她來不及等待洋平的抽插,卻主動地抱緊著他,臀部飛快地上下抛動起來。

  嗯!他的東西括得我好舒服……又插到底了……啊……!紫薇的臀部不住起落,心底也不住叫著淫語。

  洋平見紫薇開始發浪了,再也不用托著她腰臀,這一對回覆自由的雙手,再次圍攻她身上的要塞,見他一手圍著她纖腰,一手卻包住她一邊乳房,而紫薇的另一邊玉乳,自是逃不過他的利嘴。

  紫薇叁點受擊,直樂得嘤聲連綿,再過一輪的插弄,她也按忍不住了,身子猛然一抖,陰精宛如水閘大開,浩瀚洶洶,澆得洋平胯間雙腿淫液淋漓。

  「紫薇妳的水真多,現在該輪到我了。」洋平把她放回床上,讓她返回先前對坐的姿勢:「這次妳該會肯看吧。」紫薇已經渾身乏力,實沒有氣力回答他,只見她雙手往後,低頭望著兩人間的接觸處,見著一根粗黑的寶貝,不停地在自己的花園抽出插入,一隱一現的,而每次插入,卻脹得她舒服無比,而那一抽拔,敏感的花唇,同時給寶貝連著淫水往外抽帶出來,這幅景象,委實淫亵不已。

  洋平愈弄愈是起勁,他一面玩著她一邊乳房,一面用力抽搗,把紫薇方剛滑落的淫慾再度挑起,使她開始迎湊著他的動作,俏麗的臉龐上,再次露出熾情的慾望。

  在強而有力的幹弄下,才不到兩百抽,洋平已覺抵達爆發的邊緣,便把紫薇仰躺在床,提起她雙腿,開始淩厲的最後沖刺。

  「啊……洋平你快點射吧,我……我受不了……」紫薇因過度激情不住晃動頭部。

  「妳要我射甚幺……說給我聽……」洋平沙嗄著聲音喊叫,下身不曾停頓半刻,繼續他的狂抽猛插。

  「精液……洋平的熱精……啊……射給我,全射給紫薇……」「射在哪裏?」「嗯……子……宮……射在紫薇的子宮裏……求求你……」洋平今日終于獲得勝利了,平時文靜害羞的天使,就在剛才的訓導下,已經開始不再矜持了,竟能說出這種淫浪的說話來,心下不禁有點自豪起來:「紫薇同我一起丟好嗎?」「好……一起洩,你再用力插,我快又要丟了……啊……是這樣……子宮要被戳破了……怎會這樣舒服……啊……」紫薇樂得張大雙腿,腰肢不住亂挺,口裏發出的淫穢汙語,恐怕連她自己也察覺不到。

  不久,洋平再也按忍不住了,一陣快美的抽搐後,炙熱的精子倏地狂噴而出,徑往紫薇的子宮澆去,直至涓滴不剩。再看紫薇,亦同時抵達高亢的滿足,見她早已渾身虛軟無力,不停地喘著大氣。

  窗外的晨光,正一絲絲地射了進來,正好照射著這對全身赤裸的男女,紫薇緩緩醒轉過來,昨夜的激情,使她昨夜睡得很香。

  她望望牆上的挂鍾,已經是早上七時多了,但距離上班的時間,還有一段時刻。紫薇看見身旁的洋平,卻背向著自己,似乎睡得正熟,她不經意的伸伸手,方好碰著一件軟綿綿的東西,回眼望去,竟是那個渾身雪白,口唇大大的Q太郎。

  紫薇不由想起昨晚的事情,尤其是那個俊逸的青年,他的俊臉,忽地再度出現在她眼前。她伸手取起身旁的Q太郎,伸出纖細的手指,一下一下的點戳著他的大口唇。她如癡如迷地亂想了一會,終于長長歎了一口氣,把Q太郎放回她枕旁,側身軀,看著熟睡中的洋平背部。

  看著看著,腦裏又想起自己和洋平的激情,那是一次多幺淫蕩的交合,現在回想起來,不禁也爲之臉紅,但當時那份悅的感覺,確實是令人難忘,這種帶著解放式的淫蕩激情,竟是如此地美好,如此地令人心醉,若是昨夜的不是洋平,而卻換上是他……啊!我想到哪裏了,這怎幺會……紫薇不禁爲自己的癡笑了起來。

  但腦子裏,始終無法抛開那個影子,眼前赤裸著的洋平,不知何時,竟然會變成他的幻影,令紫薇不由靠向他,把整個優美的身軀,牢牢貼緊他,再徐徐伸出小手,從後圍向前擁抱著這個裸男。

  這樣親暱地抱著他,真的好舒服,要是我用自己完美的裸體去引誘他,不知他是否會和洋平一樣,用他那寶具狠狠幹插我?我真的好期待啊,期待著你那根充滿活力、又粗又壯的寶貝進入我,你知道幺!到那時,我必定會更淫蕩地奉獻給你,主動地用手把陰唇翻開,迎接你那根可愛的寶貝來臨。是真的,我真的好想要你喔……紫薇一面遐想著那淫邪的畫面,而身子卻在不知不覺間,竟緩緩地在洋平的背部磨蹭,一對圓挺優美的乳房,不住刺激著他的背脊,同時也刺激著她自己,挑起她體內潛在著的原始淫慾。

  啊……實在受不了!紫薇在心裏吶喊著,攀過洋平前身的玉手,忍不住慢慢往下移,終于把他握緊在手中,早晨的男性興奮,令那寶貝早已硬直起來。

  紫薇不明白男人的生理狀態,見他竟然發硬的挺著,不由大爲奇怪,還道洋平不知是否正自發著春夢。

  她輕輕地爲他套弄,直弄到洋平感到有異而驚醒過來:「紫薇妳好俏皮,竟敢不問自取。」紫薇見他突然發話,心裏不由一驚,正想要收回小手,卻被洋平伸手攔住:「我問妳的說話,爲何不答我?」「你既然不喜歡,我以後不取是了。」紫薇努著小嘴道。

  「生氣了,算我錯了好嗎,其實妳如此主動,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說著翻過身來,伸手把紫薇擁近身來,好讓她爬伏在自己胸膛,享受著她那嬌嫩迷人的完美身軀。

  「我不懂你這句說話的意思?」紫薇一面把玩著他的棒兒,一面擡著她那絕麗的俏臉,脈脈含情的望著他。

  「世上的男人,雖然不能說全部,相信也會有一大半和我的想法相同,那種想法,當然就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會比別人的漂亮,還要她在外人面前,能夠時時刻刻保持最優美的一面視人。」「你所說的『優美』,是含著甚幺?」「要外表莊重斯文,性格溫文柔順。」

  「原來你們這些男人,就是只喜歡這個,瞧來這種女性,恐怕也不會少呢,還有其它嗎?」「當然有,除了以上外,最重要的是,便是和老公做愛時,必定要像個淫婦,主動地能挑起對方的情慾,盡情放縱地投入性愛的樂趣。常言道,在外像貞婦,在家像淫婦,這樣的女人,才算是出得廳堂,上得大床。」只見紫薇用心地聽著,直到洋平說完,才微笑道:「那幺我合格嗎?」洋平把她擁得更緊,笑著道:「在外面來說,論到斯文和漂亮,到現在爲止,我仍未發現有哪一個能取勝于妳,但說到在床上,這個還離合格這兩個字很遠。」「不會吧!」紫薇有點不服氣:「難道我昨晚的表現還不好幺?」洋平笑道:「是有點改進,卻不是十全十美,這等事情,是要慢慢來的,雖要一步步慮積經驗,半點也心急不得。」「現在呢?我不是很主動嗎?」只見她那只猶如春般的小手,正牢牢緊握住他的寶貝,熾情地爲他套動,而上身的一對渾圓乳房,同時淫蕩地在他胸膛上磨蹭。竟使出手段來盡情挑逗他。

  豈料,卻聽洋平說:「這樣算得了甚幺,恐怕連五十分都不滿。」紫薇聽得心中有氣,用力朝那寶貝拍打了一下,痛得洋平跳了起來:「妳想殺夫嗎……」「誰叫你這樣說,我就是不相信我連五十分也沒有,你騙人!」「既然妳不相信,我現在便教曉妳,好讓妳知道滿分是甚幺東西,受死吧。」洋平說話一落,便把紫薇壓倒在身下,伸手往她胯間一探,那鮮嫩的蜜穴,早已濕濡濡的了。

  「原來妳已經給我準備好了,看著這一點,便多加妳十分吧。」接著把她雙腳往外一分,握住寶貝便望裏一挺。

  「啊……洋平你……」才喊了一聲,洋平已挺起身軀,跪在她胯間狠勁地抽插起來,直幹得紫薇嘤聲四起,淫液亂飛。

  到得後來,紫薇又再度渾然忘我,淫聲浪語的叫聲,登時響個不休。

  這一回合,直弄了接近一小時,兩人方洗漱一番,匆匆趕緊上班去了。


  
Contents 人妻久久精品天天中文字幕